中土,《魔戒》里的乐园,风光迤逦,生活安详,虽然不时有各种欲望造成的困扰甚至是灾难,却是我们渴望去追寻的理想乐园。那一方传说中的净土,给了我们无穷的想像。
        追寻梦里的中土乐园,和最爱的人……

10月2日—天边的Tekapo(配图未整理完毕:p)

文:Hawky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图文来源:www.sissi.com.cn                                                                                                                                                   图:Sissi   

         房间靠着马路,汽车开过时发动机的声音很吵,不过我们可能太累了,一觉就睡到了天亮。新西兰天亮得早,六点多就放天光了。

          8:30起床,Sissi准备早餐,把昨天超市买的面包、香肠热了一下,Motel还送了一罐牛奶,另外还有免费的咖啡包、茶包。我把东西搬上汽车,同时去退房。新西兰的Motel、青年旅馆一般要求在早上10点以前退房,不同于酒店的12点。

          10:20,Cici的朋友开车来送我们出城,新人、新车、新地方,不出事也要把基督城兜完才能出去。朋友先带我们去City Center兑换新西兰元。我们原打算昨天在机场兑换一些的,但看到的兑换价格太黑了,于是作罢,真怀疑是不是他们教唆银联学坏的。于是Cici的朋友带我们去了一家中国人开的兑换点,给我们的价格是0.6587,比机场的0.69xx划算很多。

           昨天取车后,发现汽车电源(点烟器)坏了,倒后镜也不能控制,今天就去车行问一下。我们急着赶路,不指望在这么短时间解决问题,而且车也能开,不过车的问题还是要和车行说清楚,否则还车的时候发生扯皮就不爽了。开到车行,办公室里没人,门口的告示说下午才会有人来。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打过去,一位先生接了电话。得知我们的来意后,他赶了过来。确认了我们说的问题确实存在,但他也表示无能为力,没有办公室钥匙、也没有第2辆Subaru可以换。然后他示意,倒后镜可以手动“控制”,具体就是直接按压镜面,调整角度。天哪,我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个方法,反正不是自己的车,这么也可以将就。至于电源,我们原本计划外接调频发射器,把iPod的音乐转到收音机里去。

         这位大哥听完之后,严肃的告诉我们,“新西兰风景很美,你们的眼睛根本看不过来,你们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欣赏音乐。她是你女朋友还是……?”
          “夫人。”
          “OK,是夫人。你应该和你夫人多聊聊天。”
         怎么说都行啊,不过我们也没有意识到音乐的重要性,也就没有要求换车了。车行大哥又问我们的行程。

          我告诉他,“我们今天去Tekapo或Mt Cook,因为我们不知道哪里住宿比较方便。”
          “Tekapo好一些,那里青年旅馆比较多,Mt Cook只有一家。”
          我们原计划在Mt Cook住3个晚上,除了游玩Mt Cook外,还以此为基地去Tekapo,这样就不用每天都打包、找旅店那么辛苦了。听了车行大哥的介绍,我们决定把住宿基地由Mt Cook改为Tekapo。
         “皇后镇和Wanaka那里是不是住宿比较贵,附近有什么小镇可以住宿?”
            “可以考虑Cromwell。”
           “我们还准备去Te Anau,待3个晚上。”
          “Te Anau没有什么好看的,就是住宿。你们有没有计划去Punakaki?那里的Pancake很漂亮。”

          这句话让我们后来的行程有了变化。车行大哥又建议我们走Westport,从更北的地方绕回来,他觉得15天可以把南岛基本转遍,幸好我们没有采纳他的建议,新西兰的天气也阻止我们去更多的地方。

          告别车行大哥,Cici的朋友送我们出城上1号高速公路,在公路入口处的一个加油站加满了91#汽油(Ultra91)。

           新西兰加油站一般提供Ultra91(91号汽油)、Ultra95(95号汽油)、Diesel(柴油)这3种,他们的汽柴油完全和市场接轨,国际油价上涨的时候,它也涨,国际油价回落的时候,它也跌,不像国内单向接轨。新西兰各地的汽柴油价格也不一样,甚至同一个城市里都有差异,我们出城这么一段路就看见2个以上的价格。一般来说,大城市价格便宜一些,小城市贵一些。新西兰汽柴油里面都包含了12.5%的GST税(当然,他们所有的商品里面都包含了这个税),扣除GST之后,91#汽油的价格大约相当于RMB6.26,相对于国内5块多的93#汽油(国内高标号的油品仅相当于国外低标号的),确实还有“上涨空间”,但是如果考虑新西兰根本没有石油工业、道路上没有收费站,以及交了GST之后能够享受到的保障,油价是该上涨还是下降,就不那么容易回答了。关于GST税对人民的保障,我们也是在还车的时候才有所了解,后面会有叙述。

         告别Cici的朋友,我们沿着1号高速公路开往西南方向,穿越Canterbury平原。新西兰高速公路的英文名称是State Highway,直译应该是“国道”,绝大部分路段是双向两车道。偶尔会有指示牌提示,“前方xxx米有超车道,如果不超车,请走左车道”,对于我们这等“新手”,这时一定要牢记“永远靠左边行驶”,双车道时,右边的快车道仅供超车用,可不像国内,可以慢悠悠的在快车道上爬。新西兰的公路用沥青铺就,石子含量比较多,路噪挺大。公路两边没有封闭,中间也没有隔离带,这让我们颇不适应,如果对面开过来的是一辆小车还没所谓,如果迎面开来一辆大卡车,我总感觉要撞上去,只好拼命靠左,然后就会听到Sissi大喊“要开出去了!”

         公路两边,大片大片的牧场分布在起伏的山丘上,离公路几米就是牧场的铁丝栅栏,感觉公路就是在牧场中间穿行一样。新西兰的私人土地也太大了,沿途几乎看不到公共土地。公路两侧没有封闭,每隔几十米只有一个红白相间的塑料立杆标识道路边界,公路和牧场栅栏之间是草地,如果想下车,可以把车停在线外面的草地上。

         看着路边高高的山坡,我开始YY,“如果我们买下旁边的山,建个山寨作山大王,会不会很爽。我们隔三差五的骑个马端个长矛冲下来,大喊‘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栽,若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然后……”
         “然后再抢个压寨夫人,是不是?”Sissi永远都能猜中我的心事。
          “……嘿嘿。”

         公路上时不时冒出一些小动物的尸体,灰色的皮毛,Cici的朋友曾经说过,在皇后镇一带经常有野兔被车撞死,难道这些也是野兔的尸体?虽说它们都已经没有了生命,但我们可不想作出虐尸的“丑闻”,那是驻中东西方联军的专利。前面突然出现一团黑色物体,我急打方向盘,试图绕过去,无奈距离太近、速度太快,只听“噗”一声,“我们踩到‘地雷’了”,我略带凄凉的告诉Sissi。
          “踩到地雷?”Sissi猛吃一惊,“噢,原来是……”
          是的,感谢新西兰航空公司没有把我们送到伊拉克,否则我们就像已经丧命的几千美军一样,只能在空中最后眺望一眼大地。

          高速公路限速100公里/小时,如果经过城镇或村落,就会有80、70、60、50等不同的限速标志。看到这些标志,最好把速度控制在限速范围内,否则一张罚单就让你几天的旅游预算打水漂。那对“不幸”花了10元新币买洗衣粉的台湾情侣就有此更加“不幸”的遭遇。

         不过这100公里的限速对我而言实在多余,因为我只敢开到80公里,我必须不停的观察是否压线,是否过于靠边,坐在右边的驾驶座上,我对车宽一点感觉也没有。跟在我们后面的其它汽车心情也很郁闷,单车道的时候不太好超车,被我们紧紧压在了80公里时速,所以一有机会,他们毫不犹豫纷纷超车,“如果在国内,哼哼,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只能自己YY一下。

         天空还是阴沉沉的,偶尔有小雨飘过。我们旅游的时候最怕天不晴,颜色不好看,心情也没办法开朗起来,好在两边牧场里成群的羊咩咩能够提高我们的兴趣,有一家三口一起吃草,还有一种长脖子羊,十分乖,看起来而已,因为当Sissi举着相机走过去的时候,它们跑得比兔子还快,最可气得是,它们首先转身把屁股对着我们,一点没有我们家尨尨的镜头感。有一只羊倒一直凝视着Sissi,奈何我们的相机镜头焦端不够,难道它看出了我们相机的弱势,所以用这个方式来“调戏”我们?冬天过完,很多羊咩咩也脱下了冬装,身上的纯羊毛大衣全被牧场主人“收”去,露出黑呼呼的短毛,一点也不“羊”气。

         今天的路程是“基督城->Tekapo”,全程226Km,行驶时间大约3个半小时,所以沿途有时间慢慢玩,这也是自驾的乐趣和优势,想停就停,想开就开。

         经过一个小镇—Ashburton,看起来没有什么特色,不松油门就过去了,引起Sissi的不满。

         我们在一个岔路口转向了79号公路。新西兰公路上指示牌十分清晰,要去什么地方、几号公路标识的一清二楚,道路系统也不复杂,没有太多岔路,基本上不用地图也不会迷路。

         后面又经过小镇Geraldine的时候,Sissi“提醒”我,这是车行大哥介绍过的地方,有一条街上有不少Gallery可以看。我把车停在了一个“P 30”的指示牌子,这个牌子好像是这一带说可以泊车30分钟。但之后会不会抄牌给罚单?我们先走入一家卖服装和礼品的商店,营业员是一个老奶奶。我问她停车时间的问题,她笑着安慰我,“不用担心,超过时间我们也不会向你收钱的。”

         四处转了一下,这里所谓的gallery,也就是卖纪念品、衣服,只有少数一、二家卖自制的艺术品。街上寒风刺骨,在我百般劝说下,Sissi终于同意买件外套。我们回到第一家店—那里的外套最便宜,Sissi选了一件红色的抓绒外套和一顶毛线帽子,总价75元。在Sissi要求了两次“特别折扣”后,价钱降到了67元。我原以为Sissi会继续往下砍—砍价是她的一个享受,结果她就打住了,我知道,她是看在老奶奶年纪的份上,不愿意“痛下杀手”。穿上抓绒外套后,气温仿佛一下子升高了很多,Sissi的心情也温暖了起来。

         继续在阴雨中向Tekapo前进,难道新西兰就只有这些牧场和乌云?

         “看,前方有蓝天了!”我大叫。
         在天边的一片厚重的白云中,一块蓝天露出了笑脸,两侧的平原也开阔了很多,黄色的草逐渐多了起来,平原和远处的山脉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灿烂,中土世界露出了端倪。公路在广阔的平原上延伸向天边的山脉,我们知道,Tekapo湖就在那群山的后面,沐浴在阳光之下。“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不仅可以描写青藏铁路,同样可以拿来描写眼前的这条公路!

         汽车一头钻进天边的大山,道路开始曲折起来,不时有交通指示牌告知前方有弯道,建议速度不要超过80或60公里。很快,前面出现了小镇,还有Tekapo湖。我们离开高速公路顺着湖边进入小镇。

         怎么找住宿的地方?最原始的经验就是一家家问,蒙到便宜的就赚了,蒙不到再说。先开进一家离湖边几十米的Motel,Sissi下车一问,170元。太贵了!我们估计这里的Motel可能都比较贵,为了省钱,我们决定尝试一下Backpacker(背包族住宿的旅馆,青年旅馆YHA即为其中一个旅馆联盟)。继续往前开,熟悉的牧羊犬雕像出现在了眼前。Sissi想起我们在租车行拿过一本叫作《Accommodation(South Island)》(南岛住宿)的书,翻开,里面有Hotel、Motel、B&B、Lodge、Backpacker等多种住宿选择以及联系电话、地址和价格,Sissi狂喜,“这就是我们的红宝书啦!”

         找到Tekapo的一家Backpacker—Lakefront Backpacker,打电话过去,双人间(Double)65元,比书上贵了5元,不过还可以接受,再问如何过去,对方—一个大姐,问我们现在哪里?
         “我们在湖边,那个著名的狗旁边。”我一时想不起这个狗雕像的名字,而这座雕像又是Tekapo的一个象征,于是只好这么无俚头的回答。
          “那你们就穿过小镇,过桥,看到xxx Motel和xxx,然后从右边下来,xxxx”我一时听着云山雾照,这家Backpacker不是在湖边吗?怎么听起来像基督城一样远。

         开车往前开,远处果然有一座桥在公路上。重新开回公路,再走一百来米,看到那个发音很像的Motel名字,右边正好有一条路下去。开进去,是一截土路。远远的看到了Lakefront Backpacker,还有它前面的一家Motel。

         出于对Backpacker的不了解,我们决定再尝试一下这家Motel,看价钱会不会便宜一些。我一向不愿意作这类工作,既拉不下脸—虽然脸皮厚,又不善言词,就以司机工作很重要为由,把Sissi赶了进去。不一会儿,Sissi出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140元一间,我问他们这里(Motel内)最便宜的多少钱,他以为我指这个地区,居然让我去前面的backpacker问。晕倒。”
          难道他们一点都不抢生意吗?无奈,只有去住Backpacker了。

          Bakefront Backpacker由一排木制平房组成,部分房间面朝Tekapo湖,门口走廊上,一对情侣正坐在椅子上晒太阳。走进Backpacker,进门就是一间很大的公共客厅,应该有一百平米,两张长条桌,几排沙发,一台电视机,还有壁炉,地上铺着地毯,很干净。Backpacker的环境出乎我们意料的好,就住这里了。

         前台是一位大姐,我们先刷卡130元—两个晚上,交纳10元的钥匙押金,登记姓名和国籍,拿钥匙。所有的双人房都是面朝Tekapo湖,我们也不例外,真像中彩一样高兴。打开我们的房间,一张双人床、一个床头柜和一个电热器,其余就没有多少空间了。房间是小了点,不过也够用,晚上睡觉而已,朝湖的一面墙则完全是落地窗和玻璃门—Sissi喜欢的风格。

         放下行李,拿上相机,开车去Tekapo镇的village center。Tekapo镇不大,它的center就是由两家加油站、几家商店、几家餐馆、一家Four Square超市组成,其它全是住宿的酒店、Motel等。我们进超市买了两包泡面,我们不知道晚餐吃什么便宜点,泡面是最朴素的选择,虽然我对它的痛恨仅次于洋快餐。超市旁有一家中餐馆—碧湖轩,面积不小,不过没有什么客人,经营者都是中国人,提供外卖(takeaway),12元一份。旁边还有一家洋快餐,不过对我而言,洋快餐的味道甚至还赶不上比学校的食堂,在国外的中餐厅,味道也是紧追于学校的食堂。在我的鼓动下,Sissi同意吃一顿中式晚餐试试。

         Sissi进碧湖轩点菜,我则去六谷轮回之所办事。等我出来,两大盒炒饭外卖—牛肉炒饭、鸡肉炒饭已经作好了。Sissi说,开始她打算点炒饭坐在餐馆里面吃,结果发现同样内容,堂食炒饭比外卖还要少,而且还要另外加GST税,于是就改成外卖,反正我们有车,不用担心外面的冷风。

         我们把车开到湖边停车场,准备开吃湖景大餐。发现陆续有几辆车开过来,原来有不少同好,对湖当歌。掀开饭盒,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饭盒里的炒饭被压得严严实实、满满当当,碧湖轩的同胞真是实在!坏消息是,我们的胃很受伤—我们才吃一半就饱了,为了不浪费余下的六十多块人民币,我是硬把肉都塞进了肚子。小小一盒炒饭,温暖了我们的心,却伤了我们的胃。

         外国的中式炒饭还是有些不同,一是牛肉的味道有一点奇怪,据基督城的Cici说,新西兰的牛、羊、猪都是被电击死的,所以牛、羊、猪肉都有一股腥味,不知道是不是就指这个怪味;另外一个不同是,炒饭的味道太淡了,我在伦敦吃中式外卖的时候,每次都不得不要一小杯酱油,在Tekapo可能也要照此办理了。

         去扔塑料饭盒的时候,遇到挠头的问题。这里实行了垃圾分类,食物、玻璃、塑料要扔进不同的垃圾桶,那装着剩饭的塑料饭盒该扔哪个垃圾桶。垃圾分类也是环保的需要,我们可不能马虎。思考了几秒钟,我把饭倒在了食物垃圾桶,然后再把饭盒扔进塑料垃圾桶,虽然麻烦了一些,不过自我感觉又为环保作了一点小小的贡献。

         新西兰的夜虽然来得比较晚,但是在寒风中,这个小镇也没有什么可以逛的,我们只好打道回府。Backpacker的壁炉已经点上了火,有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也有人围作在长桌前拼图,Sissi也加入拼图战团。这家backpacker提供了好几种游戏供客人娱乐,包括拼图,书架上还有一些免费书辑,不过要求如果取走一本,必须另外放一本书上去。前台有不少免费旅游资料,墙上也贴有一些比较新的信息。

          客厅直接连通公共厨房,厨房面积大约有六十平方米,靠墙是一圈灶台,上面装有多组电炉、洗菜盆、微波炉、烤面包机和烤箱,厨房中间则是一张十分宽大的操作台。另外还有冰箱存放食物,灶台下面的抽屉和柜子里放着碗、碟、刀叉、锅等。这些设施全部是免费公用,条件只有一个,自己用过的设施自己必须清洁干净,否则10元押金就没了。

         Backpacker里面还有公用洗衣机和干衣机,投币使用,2-3元,自己提供洗衣粉;几台上网的电脑也需要投币,可能是1元钱10分钟,这就是新西兰唯一不能刷卡的地方。

         公用洗手间和洗澡间在一个大房间内(男女还是要分开),然后分成了几个小格子。洗漱用品需要自己提供。

          十点多,瞌睡虫不断袭来,我们这几天都没有睡好觉,时差也没有完全倒过来。Sissi那边已经拼好了一大块,她很得意的告诉我,她是在没有样本作参考的情况下拼出来的,我立刻奉上黄河泛滥一般的赞美,然后带着她和她的加分回房间休息。

   
   
  上一章:南半球的星空

回主页

图片集 留言本 下一章:惊艳Pukaki湖

 

         

Copyright © siss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