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魔戒》里的乐园,风光迤逦,生活安详,虽然不时有各种欲望造成的困扰甚至是灾难,却是我们渴望去追寻的理想乐园。那一方传说中的净土,给了我们无穷的想像。
        追寻梦里的中土乐园,和最爱的人……

10月4日—美景当道库克山

文:Hawky 
图文来源:www.sissi.com.cn                                                                                                                                                                                           图:Sissi  

        早上醒来,掀起窗帘,看到好大一片蓝天,Sissi“噌”得就跳下了床。跟随我们多日的风神雨神终于被送走了,也多谢Pukaki湖边Information Center老奶奶的吉言。见到了蓝天,Sissi的兴致顿时高涨了很多,抓起相机冲到外边拍了一圈后才去准备早餐。

        我们没有看到那对喜欢作饭的情侣,估计他们已经退房离开了。吃完早餐,灌上一壶开水,上车,启程。油表显示还有半箱油,来回200公里应该够,就懒得去加油了,结果埋下了一个小小的隐患。

        有了昨天的踩点,我们已经大致知道路上会看见什么,对好景色有了心理准备,但同时也少了一些惊喜。新西兰的牧场有些奇怪,有的地方是绿油油的牧草,有的地方则全是金黄色的草。绿色牧场上有羊群在吃草,应该是给羊群准备的,但黄色的草是作什么的?如果说是当地的野草,却又圈起来表明是私人牧场,我们不相信会有这么多私人牧场被闲置,只为让我们看到阳光下的金色平原。不过,黄色的草更能给人以粗旷、苍茫的感觉,不考虑羊咩咩的饭碗,我倒是建议多种点黄色的草。

        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放牧羊群,旁边多半有一只牧羊犬,但来新西兰这几天我们居然没有看到一只狗。看到的牧场都被铁丝分割包围,羊群只能在限定的范围内活动,新西兰也没有狼外婆,不需要牧羊犬大哥保护小绵羊,看来新西兰的牧羊犬早已经下岗了,我们只能通过牧羊犬雕像来回忆牧羊犬的过去,又或者,人类用一座雕像就“买断”了牧羊犬的未来?

        见到羊群,Sissi心里又开始痒痒,阳光的下羊群比2日离开基督城时看到的好看了许多,即使仍然“赤裸”着黑色的身躯。羊咩咩的警惕性很高,不比深圳和广州人差,看到汽车停下,所有羊都中止用餐,抬起头看着我们,看到Sissi摸过去,它们调头就跑,跑得比兔子还快,Sissi每次都不得不望“羊”兴叹。不过那些羊看起来比较像猪,和我们印象中相差很大,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Mt Cook和它的兄弟山脉又出现在了眼前,映衬在金色的草原上和蓝天下,更加雄伟和阳刚。拐过一个弯道,Pukaki湖从坡道下面又闯了进来。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她仍然像惊鸿一样掠过,一瞥间让我们胸怀小鹿,激动不已。经过两次比较,我们发觉从刚才来的方向,站在高处往下看Pukaki最漂亮,但是这里无法停车,因为不仅危险而且妨碍别人,只好转过弯道,往前开了一段距离才停在路边。拿上相机和三角架,我们下到湖边拍了些照片。Pukaki湖水的颜色十分独特—乳白蓝,是湖周围岩石中的矿物质溶入水中所导致,据说南岛很多湖水都是如此。





        我们没有在Information Center停留,经过一个三岔路口的时候忘记右转去Mt Cook—我们已经习惯了一条路走到头,发现的时候已经开到了一个野营驻地。驻地里有一个小湖,几只野鸭。看到野鸭都在水里,Sissi想肯定拍不到了,没想到一只鸭子径直游了过来,从我们脚边上岸,大摇大摆的走了。对比那些羊咩咩,空有一身肉,胆子却这么小。

        往回开,拐上80号公路,奔向Mt Cook,沿着Pukaki湖驶过一片片牧场和松树林。在一处山腰,我们远远的看见下面有一大群绵羊,一大群没有剪毛的羊,更让人幸福的是,它们不仅被关在离公路很近的羊圈里,而且羊圈不大,洋咩咩们无处可逃,“嘿嘿嘿嘿”山谷中回荡着Sissi得意的笑声。我们把车停在羊圈不远的地方,Sissi十分自信的大步走向羊群,羊群立即骚动起来,靠近Sissi的羊纷纷挤向羊圈中间的树荫和另一端羊圈,更可气的是,外围的羊纷纷把屁股对准了Sissi,除了“行为艺术”,我们无法用任何文明的词语来形容它们。而且,这哪里是防御敌人的方式—除了黄鼠狼,难道大灰狼看见它们的屁股,就会恶心而失去食欲?我走到羊圈的另外一个角落,希望能够把羊“吓”回Sissi的方向,但收效甚微,洋咩咩只是往余下的两个角落移动了一下。这时远处一个大叔朝我们走来,他是来阻止我们记录他的羊群的“丑态”吗?好在大叔只是走进羊圈转了一圈就离开了。羊群被他一惊扰,纷纷围着中间的树逆时针转圈,相对也往我们这边靠近了一些。而且既然是转圈,就总有一、两个角度不是屁股对着我们了。




        开进一片金黄色的草原,Mt Cook横在了眼前,再开一会儿就到了Mt Cook Village,此时已是下午。Mt Cook Village比Tekapo还小,主要就是Hotel等。我们在Information Center寻找适合的线路,按照资料的描述,有些线路比较难走,一个外国阿姨给Sissi提了些建议,于是我们选择了Hooker Valley Track,它的入口处在我们来时的公路旁。

        Information Center里有一个奇怪的告示,大意是说,为了保护水不被污染,所有可能会接触到水的物体都必须用特定的溶液浸泡清洗。这类提示在随后的旅行中经常看到。但是有谁会带着一大堆清洗液到河边、湖边?这个提示虽然看起来古怪,不过结合入境时的遭遇,可以想像新西兰政府和人民对于环境保护的偏执,然而新西兰白人刚来到新西兰的时候可不是这样。1769年,英国探险家Abel Cook(Mt Cook就是以他命名)到达新西兰的时候,绝大部分土地还是被森林所覆盖。但殖民者砍伐树木、开垦土地、种植牧草、发展畜牧业,两百多年后,新西兰的森林覆盖率只剩下两成,殖民者带来的病菌、动物也导致毛利人死亡、很多物种灭绝或濒临灭绝。现在新西兰政府的一些保护措施,例如禁止乘客携带食品入境,看起来是保护环境,不过细细分析实际是在保护他们的畜牧业,也就是保护新西兰经济,而且我们见到的一些现像也和环境保护格格不入,这个后面再谈。


        从Information Center开车往回走几分钟,就看到了一个岔路,旁边有指示牌告知是去Hooker Valley的入口。这条道路没有铺设沥青,纯粹就是一条土路,不过因为没什么车,所以空气中也没有什么灰尘。从倒后镜里看车后飞扬的尘土,就像被汽车喷射出去一样,我们以前只在电影和电子游戏里看到这种画面,一直都觉得很假,没想到现实世界里,真的有这种情况发生。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是游戏里的赛车手。

        在停车场把车停好,一些韩国或日本人开的野营车已经停在了那里,他们则躺在草地上享受着午后的阳光,如果我们不急着赶路的话,也想睡它个一个小时。我们沿着线路往里走,看见几个小朋友走了出来,我们有些羞愧,这么简单的线路哪能叫徒步,就像我们前几年去三峡徒步,开始还有些自豪,结果看到低年级小学生也在路上走,我们立刻哑口无言。

        在去的路上,不断碰到回程的人们,大家在擦肩而过的时候,会互相打个招呼,让行走不那么寂寞。行走的道路是一条小路,略微整修了一下。峡谷里大部分是黄色的草,同时也生长着一丛丛的灌木。路径上出现一座吊桥,Sissi有些胆怯,不愿意过去。我心里其实也有些害怕,不过既然Sissi胆怯了,我正好可以表现一下我的英雄气概。我心里希望Sissi再坚持一下,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放弃,不过嘴巴上还是鼓励她“跟着我走,不用怕”。Sissi不希望我们的“徒步”刚刚开始就结束了,于是紧紧跟随我上了吊桥。我对高度有着天生的恐惧,每次坐过山车之类的东西,上去之后就开始后悔。但越是如此,我就越想挑战自己,逼迫自己尝试不敢的运动。此次中土之旅,我还计划了Bungy Jump(蹦极)和Skydive(跳伞)等活动,如果连个吊桥都过不去,还怎么蹦啊。但是,当我扶着栏杆走到桥中间时,吊桥在峡谷穿堂风的劲吹下晃得愈发厉害,我的腿也跟着抖了起来,此时,“蹦还是不蹦,是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前面的路好像没有什么更特别的地方,走了半天雪山还在前方,周围的景色也没有大的变化,我们走得有些无聊了。这条步行路线的终点是Terminal Lake,不过Pukaki都看过了,其它的湖对我们也没有很大的吸引力了,再加上Sissi还想赶回Tekapo拍黄昏,于是我们调头返程。再次经过吊桥的时候,Sissi已经敢自己独自过桥,为了显示我更加英勇,我夸口敢站在吊桥上面拍下面的河流。不过走到吊桥上,脑子里又满是“蹦还是不蹦”的选择,我只好左手扶着栏杆,右手握着挂在脖子上的相机,随手往右边一甩按下快门,总算没有给Sissi留下大的话柄。回到岸上,想想蹦极的地方比这里还高,我的两条腿比在桥上还要软。

        油表显示还剩一格,我担心能否开回Tekapo。如果抛锚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即使不担心大灰狼出没,拦车索要汽油也是够费神的。一路不敢再像来时那样,走走停停,停停拍拍。道路旁看到几个小十字架,据说是一些人树在这里,纪念交通事故中丧身的亲人,还有一幅巨大的指示牌,上面画着十字架,警示司机不要超速。


        终于,在油表还有半格的时候,我们开到了Tekapo。Sissi在公路边拍照的时候,我被“熄火还是不熄火”的问题深深的困扰着。熄火,重新启动的时候会多耗一些油;不熄火,Sissi拍照的时候也在耗油。我灵光一闪—跳出熄火还是不熄火的圈子,先去加油,然后回来接Sissi。
        Sissi杏目一瞪,“你想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嗦。”
        这我哪敢啊,就是要我把车推回去也不敢。不过,经过Sissi提醒,这里离加油站只有几百米了,怎么都能开回去,我才恍然大悟。

        回到Tekapo village center,加了油,我们去湖边转了一圈,时间和光线都还不错,但在两节兼容电池“精疲力尽”之后,两节Canon电池又一次辜负了我们,居然无法工作,害得我们无法拍摄好羊倌教堂,直接把我们从工作时间推到晚餐时间。作为对“徒步”的慰劳,我们去碧湖轩点了两份快餐。今天碧湖轩的生意明显好转,上座率达到五成,一桌同胞正在点菜,“就来条左口吧”,听着就像回到了广东一样。

        等外卖的时候,Sissi走进“星空导游”看了一眼。“星空导游”是一对日本夫妇开办的,指导游客观赏星空。对我们来说,既听不懂关于星空的专业术语,也不太愿意扔几百块人民币给日本人,星空自己看就好了。一车小朋友报名参加了星空之旅,跟着老板娘上约翰山去了。顺便提一下,老板娘长得像中国人,因为不丑。

        拿了外卖和送的辣椒酱,我们再次开车去湖边吃饭,胃又一次被同胞的实在所“伤害”。

        Backpacker的前台已经换了个亚洲男孩,看起来更像华人,因为比较帅。一群大学生住了进来,他们围坐在一起喝酒唱歌,但没有看到参加婚礼的老爷爷和老奶奶,他们该不会已经走了吧。

        等到晚上十点,天黑透彻了,我到屋外面去拍星星。我们本来想去教堂那里拍,用教堂作前景会好看一些,但是和屋里的暖气相比外面太冷了,Sissi都不愿意钻出被窝,让我拍好拿给她看。Backpacker的灯光在天空中形成的反射使天空有一些泛白,但是三角架在车尾厢放了几个小时后已经是刺骨的冰冷,我实在懒的走远,就架在了房屋旁边。星空远没有达到满天繁星的地步,只有一块星星多一些,大片的天空还是一片空白,根本无法和我们在三峡、稻城看到的星空相比,不知道是不是和初春季节有关。  

   
   
  上一章:惊艳pukaki

回主页

图片集 留言本 下一章:走入外星球

 

         

Copyright © siss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