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魔戒》里的乐园,风光迤逦,生活安详,虽然不时有各种欲望造成的困扰甚至是灾难,却是我们渴望去追寻的理想乐园。那一方传说中的净土,给了我们无穷的想像。
        追寻梦里的中土乐园,和最爱的人……

10月11日 萤火虫星空

文:Hawky 
图文来源:www.sissi.com.cn                                                                                                                                                                                               图:Sissi

         今天就要离开Queenstown。收拾好东西退了房之后,我们开车去湖边转了一下,看看有没有错过的风景。风依然很大,路边碎石堆中几束小花随风摇摆,风高花低,风低花高,毫不在意周遭环境,自顾自得晒着太阳。一辆校巴开过,小学生冲着手持相机的Sissi招手。

         顺着Wakatipu湖边的六号公路往Te Anau(蒂阿诺)方向开,晴空映照下的湖水就像Santorini的海水一样蓝,尤其是从Wakatipu湖的尽头往回看。


         Te Anau是Fiordland国家公园的中心地,但它本身没有什么风景可看,除了一个萤火虫洞(Glowing Worm Cave)。新西兰最出名的萤火虫洞在北岛陶波湖附近,不在我们的行程之内,Te Anau这个虽然不太出名,但能弥补我们的缺憾,所以被列入了今天的计划当中。Te Anau周边有不少好地方,Milford Sound(米尔福德峡湾)、Doubtful Sound(多特福峡湾)、以及众多的徒步路线,很多游客以Te Anau作为基地或中转站,去四周游玩、徒步。

         我们到达的时候天又阴了下来,新西兰第二大湖――Te Anau湖浊浪翻滚,没有什么惊艳之处。Sissi翻了翻BBH手册边附近有一家Lake Front Backpacker,不过分数不到70,按照法国人的讲法,服务不太好。不过我们懒得继续找了,而且也不清楚这么几分会有多大差距。

         接待处里坐着三个人,一个大姐面无表情得接待了我们,回答我们的问题也是简短而生硬。我们心里有些不痛快,不过还是交了两天的住宿费$110,按照计划,我们要在这里待2-3晚。房间在后院,是一个套间,两间房间共用一个洗手间和客厅。但是房间有些奇怪,是个上下铺的三人间,上层单人床,下层双人床。房间里面贴着语气强硬的告示,警告租客要在九点前退房。我们有点后悔,不应该一下子交两天的住宿费,否则明天可以换一家服务好点的。BBH手册的建议是:不要预定房间,只交一天的住宿费,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的计划是否会更改。

         去Visitor Center查找旅游信息,我们原计划走一天Milford Sound Track(走完全程要4-6天),然后去Milford Sound乘船巡游。但是Visitor Center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一天的Milford Sound Track要到11月份才开放,轮渡公司现在只把走全程的人送过湖,不会在那里等待返程的人。我们只好取消徒步计划,买了Real Journeys旅行公司的套票:今晚的萤火虫洞门票(包括渡轮费用)和明天早上10:30的Milford Sound Nature Cruises游览船票。

         去萤火虫洞参观要在Real Journeys旅行公司的Visitor Center乘船渡湖,距离开船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我们先去超市买晚餐。Four Square超市里只剩下最后一只蜜汁烧烤酱鸡腿,完全不够我们吃,收银员MM在确认没有库存之后,建议我们去另外一家Super Value超市看看。我们还以为是他们的分店,她却告诉我们那是另外一家公司的。真是好人!

         买完食物,赶回Real Journeys的Visitor Center,工作人员告诉我,我身上的衣服可能不够厚,洞穴里面比较凉,我又赶回backpacker加了件衣服,再回到Real Journeys正好开始登船。

         渡轮不大,只有一间客舱,不过对于四十来个游客而言还算宽敞。工作人员好像只有两个:坐在驾驶舱里的船长,和一个不到20岁的女服务员。小MM看起来做事挺麻利,注意事项的宣讲、解缆绳都是她一个人完成。我们前面坐着一对华人夫妇和他们的四个小孩,不过他们相互之间只讲英文,不知道是因为他们是第二、三代移民,还是想把“苦难”连同语言一起忘掉。小朋友们在船上很兴奋,一会儿爬到船顶平台,一会儿爬进驾驶舱,等到尨尨会走路了,估计比他们还疯。


         轮渡停靠在湖对岸码头――一条长长的栈桥旁边,萤火虫洞之旅就从栈桥另一头的接待处开始。接待处很宽敞,有洗手间、展览厅、免费咖啡。我们按照10人一组分成4组,每组2个导游,依次进洞。我们排在第2组。洞窟的入口有些窄,欺负我高大的身躯和水桶般的腰肢。道路逆暗河而上,初进去时还有灯火通明,再往里面走,灯越来越少,刚能照到一点脚,导游也拿个小电筒偶尔照一下转弯处。

         Te Anau来自于毛利语,意思是“像雨滴一样飞溅的洞窟”,指的就是这个萤火虫洞。这里的萤火虫和我们小时候见过的不一样。我们在家乡见到的都是会飞的萤火虫,新西兰的萤火虫则是在幼虫时期发光,幼虫不会飞,但会吐丝结网,捕捉被亮光吸引过来的昆虫,会飞的成虫的寿命只有2~3天,不仅不会发光,而且没有嘴巴。新西兰萤火虫怕光怕异常声音,闪光和异常声响会让萤火虫熄灭亮光,所以游客必须保持安静,严禁相机和闪光装置,当然也不能触摸。

         洞窟深处的照明灯光越来越暗,大家就着导游微弱的手电小心前进,感觉要去偷魔戒一样。走到一处狭小的平台,再往前就是暗河,边上停着两艘小船。导游清理了船底的水,抹干座位,才让我们上船。我们背靠背坐成两排,两个导游站在船头和船尾,拉着岩石壁上的绳索来拖动小船。

         小船载着我们朝洞的深处滑去,最后一丝灯光消失在了身后,四周一片静谧,一片黑暗,看不到四周的任何边界,就好像我们已经滑出地球,飞入太空。但我们没有任何对于未知的恐惧和无奈,只是一分期待。Sissi忽然拉了一下我的袖子,原来上方有一个方形的星座,数十颗星星闪着微弱的蓝白色星光,星星周围还有光晕,让眼睛无法聚焦。我伸出手,试图接近星星,但看着很近的星星却怎么也够不着,星座渐行渐近,又渐行渐远。转过一个弯,前方出现一大片星云,看着有些眼熟,在银河外面看银河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下方也出现一片星云(水中倒影),后面还有一片。时间随船一起停了下来,我们微微晃动着,漂浮在群星之间。我拉着Sissi,我们不停得转动着脑袋,贪婪得看着前面、后面、上面、下面,真希望自己的眼睛是台高速摄像机,把它们通通记录下来。漆黑的宇宙让我们忘记了所有的世俗,唯一存在的星辰让我们的心飞向了宇宙深处。那些花几千万美金上太空一游的富豪,心情恐怕也是如此。船慢慢往回滑动,星空就像时间一样从眼前慢慢消逝,让我们依依不舍。

         远处的灯光把我们拉回了地球-新西兰-Te Anau。船靠岸,第三组已经等在了平台上。我们原路返回接待处,等待后面的两个组。人齐了之后,渡船也和下一拨游客抵达了。栈桥上,一个总抱着猴子公仔的小男孩吸引了我们――圆嘟嘟的小脸好像我们家的尨尨。

         回到Lakefront Backpacker,准备享用我们丰富的晚餐。我们下午买了十个鸡腿和十多块鸡翅――Sissi十分垂涎于她的烤鸡翅和烤鸡腿,两个都想吃,只好两样全买了。不过我们从来不担心会浪费,因为凡是Sissi作的饭菜,Hawky从来没有剩下过一根菜叶、一粒米饭。Sissi作的烤鸡腿和烤鸡翅确实好吃,有梨花诗为证:
         毫无疑问
         Sissi作的鸡翅
         是全世界
         最好吃的

 

   
   
  上一章:Glenchory乱逛

回主页

图片集 留言本 下一章:雨中的Mildford

 

         

Copyright © siss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