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魔戒》里的乐园,风光迤逦,生活安详,虽然不时有各种欲望造成的困扰甚至是灾难,却是我们渴望去追寻的理想乐园。那一方传说中的净土,给了我们无穷的想像。
        追寻梦里的中土乐园,和最爱的人……

10月13日 重回Wanaka

文:Hawky 
图文来源:www.sissi.com.cn                                                                                                                                                                                               图:Sissi

        一早起床,收拾好行李,Sissi去准备早餐。我把行李搬上汽车,退房,然后去厨房和Sissi会合。
        天空晴朗,但风很大。这次回程我们决定全部抄近路,按照地图册的标识,去Queenstown的路上有一条,去Wanaka的路上也有一条(曾经想走,但忙着和搭车的法国人聊天,弄忘了)。

        汽车快没油了,看到Mossburn镇路边有一家超市兼营加油站,一问价钱,$1.749/升!天哪,难道美国发动第三次海湾战争了,还是中石油、中石化的分店开到新西兰了?我问店家的大姐为什么这么贵,她叽哩呱啦说了半天,朝远处比划着,我一句都没听懂。算了,先加20块钱吧。

        94号公路在Mossburn镇分岔,左边的相当于直角三角形的斜边,另外一条路要走到Lumsden附近转6号公路,相当于三角形的另外两条边,我们要抄近路当然走左边的斜边啦。一拐弯,就看见一个正规加油站,只有$1.5xx,天哪,我们只是少走了20米而已啊。为了“减少”损失,索性把油加满。这条公路在Fiver Rivers和才6号公路相交,然后顺着6号公路一直向北,穿过Queenstown附近的Frankton,又折向东北,在Arrow Jn附近拐上Crown Range路。从地图上看,Crown Range路直通Wanaka,相当于矩形的一条边,而6号公路还要经过Cromwell等地,兜了一大圈才到达Wanaka,相当于矩形的三条边。


        我们开上Crown Range路,才明白最短的路不一定是最快的。Crown Range路道路狭窄,经常只能通过一辆车,公路盘山而上,坡度很陡,弯道也很多,和Milford附近“车神”那段路有一比。但是“车神”那段路悬崖一侧都是茂密的树林,可以麻痹一下自己;Crown Range路悬崖一侧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一眼望去,就是数百米深的山谷,而且新西兰公路边没有水泥护栏,如果汽车不小心开出公路,就只能祈祷牛顿的苹果可以悬在空中。
        汽车不时轧着悬崖边开过,Sissi大叫:“你是不是要把我甩出去?”
        我用汽车原理做解释:车门是锁着的,如果她掉下去了,我也下去了。但是Sissi不依不饶,每次经过弯道都要威胁我一番,以“谋杀老婆”的罪名。甚至当汽车右边靠着悬崖过弯的时候,Sissi依然如此威胁我,这就有点奇怪了。
        “我这边是悬崖,要甩也是把我甩出去啊。”
        “你被甩出去了,汽车失控,我不也下去了。”
        ^*&(*%$#%@*
        不过,在悬崖边绕过来绕过去,我都有些腿软了,或者说,有些晕山了。本来晕船、晕机就够悲惨了,现在又晕山,还让不让人活了。汽车好像也被吓怕了,我怎么踩油门降档,它就是赖在二、三十公里时速上不加速,后面的小车都跟着不耐烦了,不停得鸣笛。前面山梁处出现一块平地,我们赶紧开进去,把道路让出来。平地上一块石碑告诉我们为什么“选错”了路线,这条公路最高点为海拔1076米,是新西兰最高的主要公路。
        “1076米,比你要Skydive的高度还要高呢。”Sissi告诉我。
        “不会吧,Skydive只有这么低?”我心里对Skydive突然有些不屑了,“那飞机岂不是要撞到山上了。”
        “Skydive的高度是多少?”
        “9000英尺、12000英尺和15000英尺。”
        “相当于多少米啊?”
        “1000英尺等于305米,15000英尺等于……4、5千米。Oh,my god!”我抬头望了望天上的云,又低头瞅了瞅山下如蚂蚁般的小车,两腿一软,几乎被风吹走。Dive还是不dive,又成为我心中的石头。


        越过这道山梁,公路一路向下。山坡上全是金色茅草,和“外星球”那段路有点像,不过山谷没有那么宽广。

        开进一个小村庄,前面闪出三辆豪华车:一辆无牌的宾利,一辆大众SUV,另外一辆档次介于两者之间。我们开的车虽然差点,不过司机和乘客档次不低,赶紧跟了过去。奈何对方不愿带我们玩,几个弯道一过,就只剩下影子了。

        终于又回到了Wanaka。这次我们不住Motel,Sissi在BBH手册上找到一家评分不错的旅馆――Wanaka Backpacker。它座落在小镇以外,不过从镇中心开车也就2-3分钟。旅馆建在湖边山腰处,门口放着一双巨大的铁制登山靴,表示主人的爱好。旅馆有一个堪称豪华的湖景餐厅,在这里吃顿饭就可以把住宿费给“赚”回来了。

        旅馆里有Skydive Lake Wanaka的介绍,在Sissi的鼓励下,我请前台MM帮我们定了明天上午的Skydive。这段时间这家Skydive的公司正在庆祝其十年跳伞无事故,所以15000英尺和9000英尺两个项目打折优惠,12000英尺的没有优惠,我只用了几百秒,就决定上15000英尺。Skydive公司回复说今天风很大,不知道明天是否能跳,不过可以帮我先定上,明天上午9点再看。

        我们开车进“城”,还是上次的湖边。可能不是周末的缘故,湖里没有帆船。湖边风很大,几只野鸭妄图飞到湖里吃点午餐,但是飞到空中后就像被绳子拽住了一样,不能前进半步,扑腾半天,野鸭们被迫放弃,一松劲,就被风吹到小镇深处去了。看这架势,如果我跳伞的话,Sissi可以直接去Christchurch等我了。

        湖边有一对年轻的父母带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一头金发,脸上胖嘟嘟的,蹲在沙滩上玩耍,很是可爱。从街道上过来三个二十岁出头的台湾女孩,看到小男孩如此可爱,冲上来就抱住小朋友拍照。后面又走来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女士,赶紧告诉那几个女孩,想和小男孩拍照,必须先获得他父母亲的许可。好在那个父亲很高兴儿子如此受欢迎。



        我们沿着沙滩往南走,一个男人正带着他的狗散步,一个人运来一个小帆船,准备下水,一些树叶红了,两只鸭子正在午休。公园小路边的瓷砖上,按照时间顺序写了很多历史大事件――原来中国人是公元1498年开始使用牙刷的,瓷砖上同时还有捐献人的名称。“早期”的文字还是烧制的,到了“中世纪”就是手写上去的了。

        在湖边、小镇逛累了,又去超市采购晚餐。吃了好多天的鸡翅和鸡腿,我们决定换个口味,自己做猪排和小羊扒,Lone Star的两顿晚餐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回到旅馆,如何烹制猪排和羊扒成了一个问题,我们原打算用烤箱烧烤,但是不知道该选择“grill”还是“bake”,不知道温度和时间应该设定成多少。我们向厨房内的一个大叔请教,就像我们知道如何煮米饭一样,外国人应该也知道如何用烤箱烹制猪排和羊扒,我们这么认为。大叔解释了半天,我们大概明白grill不是四面加热,bake是四面加热。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烧烤,建议我们用煎锅烹饪,可以随时查看生熟情况。我们犹豫再三,接受了他的意见。我亲自掌勺,把排骨和羊扒翻过来翻过去这种活,再简单不过了。按照一般想法,要把厚厚的肉内外煎熟,必须小火慢慢煎。但是我煎了好几分钟,只有表面几毫米是熟的,里面还是充满了血丝。一个MM经过厨房,惊叹我们要吃大餐之余,建议我用大火烹饪,她觉得小火无法穿透肉块直达内部,短时间大火应该能让肉块熟而不老。说得有道理,我马上改大火,果然见效。

        我们抢占了一个湖景座位,把猪排、羊扒、米饭、辣椒酱端上餐桌,准备享用真正的湖景大餐。切一小块羊扒放进嘴里,不对,怎么有一股腥臭的味道,猪排也是如此。难道买了变质的食物,但不会两样都是如此啊。无奈之下,只好扔掉,用辣椒酱拌白饭结束大餐。在Christchurch的时候,Cici就告诉我们,为保护动物,新西兰的猪、牛、羊都是电死的,不像国内有一个放血的过程,所以味道不太好。

        晚上在屋外闲逛的时候,发现Wanaka的星空不比Tekapo差,也许对于专业人士来说有区别,不过对于我们这种业余人士而言,只要天气晴朗,不在大城市,新西兰任何一个地方的夜空都是一样的。

  

   
   
  上一章:雨中的Mildford

回主页

图片集 留言本 下一章:撼别Skydive

 

         

Copyright © siss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