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魔戒》里的乐园,风光迤逦,生活安详,虽然不时有各种欲望造成的困扰甚至是灾难,却是我们渴望去追寻的理想乐园。那一方传说中的净土,给了我们无穷的想像。
        追寻梦里的中土乐园,和最爱的人……

10月16日 再盼天晴

文:Hawky 
图文来源:www.sissi.com.cn                                                                                                                                                                                               图:Sissi

         半夜,窗外雨断断续续的下着,我很紧张,一是担心天气不好,二是担心Sissi听到后睡不着觉,结果Sissi一晚上也在担心天气和我。

         一大早,阳光就冲进了房间,把我们给晒醒了。拉开窗帘,大片蓝天加小朵白云,绝对是晴朗的早晨。我们兴奋得跳下床,洗脸漱口。但等我冲出房间,跨过韩国MM的化妆品,天空又阴云密布,一丝缝隙都没有了。这么多云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就是风神鼓足了腮帮子吹,也要吹好半天才能把云给吹拢啊,难道Glacier的云可以和空气瞬间转变?

         老大爷又出现在了院子里,“他们今天不会飞了。”
         “为什么?”我有些沮丧。
         “你看那里。”老大爷指着远处山上,“那里在下雪,直升机绝对不会冒险飞上去。”

         厨房里,那个韩国MM正在打扫卫生,擦拭灶台、炉具、操作台、餐桌、窗户,整理碗碟,十分认真。Glow Worm Cottage贴有一张告示,房客可以通过劳动换取免费住宿。很多青年,包括香港、台湾地区的,就是申请了打工度假签证(working holiday visa),边打工边游玩。不过大陆游客不能这么做,因为我们拿到的签证明令禁止工作。

         8:45,按照约定,我们开车到Glacier Guides集合。过了一会儿,运动制服MM宣布,早上的Heli-hike取消!但中午和下午的还没有确定,我们赶紧预定中午那趟,已满,再定下午的。

         出门,又是艳阳和蓝天,就是白云多了些,那些乌云真是来无影,去无踪。上帝也满足了Sissi的愿望,但是我们没有表达清楚需求,下次要写个严格的需求文档交给上帝才行。参加徒步的人已经更换好服装,兴高采烈的整装待发,其中还有一个我们旅馆的住客,祝他们好运了。

         上车点火,咦,点不着了。反复试了几次都不行,赶紧打电话给租车行,他们问了几个诸如“有没有汽油”之类的问题后,建议我们先找当地修理厂检查一下,费用租车行支付。我们跑进旁边的加油站询问哪里有修理厂,工作人员告诉我们Franz Josef没有修理厂,只有Fox Glacier才有,又给了我们一个电话,号码是Fox Glacier修理厂(workshop)和加油站的共用总机。我们电话找到师傅描述了一下症状,并点火让他听一下声音,嗒嗒嗒…,居然点着火了,真丢人,赶紧谢过挂电话。

         回旅馆无聊的转悠,看见一家Skydive公司的宣传资料,座落在Fox Glacier。不能去heli-hike,跳个skydive也不枉在这里空住几天,而且回国后还能在朋友面前炫耀一下满足我的虚荣心。在Sissi的鼓动下,我打电话过去,但总是无人接听然后转到语音信箱,说天气不好,今天不能跳伞等等。我留了个言,说想参加skydive,是Glow Worm Cottage的房客,希望他能打电话过来找我。

         憋得不行了,又去找老大爷,看看能不能给我们提示一些景点信息。我们从Wanaka过来,只远远得看了一眼大海,怎么也要走近看一眼,而且希望看到很有气势的那种,而不是爱琴海那种温柔浪漫的。老大爷在地图上给我们指引,沿6号公路往北走,在Okarito Turn Off处左拐,沿着公路一直往里走,那里有一个小渔村,紧挨着大海。

         拿上相机和三角架,开车出门。穿过树林,跨过牧场,经过几家旅馆,左边赫然出现一块湖泊(Lake Mapourika)。湖边空无一人,左右是茂密的森林,一座木桥伸入湖中,十分恬静。稍顷,几只水鸟飞过,打扰了水面的清净。就在我们要走的时候,猛然在桥边的水里看到一只猫的尸体,伸展着四肢躺在水底,一些皮毛由于过度浸泡而脱落,十分可怖,让我们一下子回想起《魔戒》(二)死亡沼泽里的武士尸体。死亡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存在着。




         继续往北开,很快就看到Okarito Turn Off,旁边一条简易公路通往丘陵深处。简易公路入口立着一个警示牌,告知游人前方一段路上有Kiwi出没,要小心保护,可惜我们一路都没有看到。公路的末端是一座很小的村庄,公路两旁只有屈指可数的房子,没有一点人气,不过按照我们的说法,这是一个宁静的临海别墅区。村庄背靠森林,前面则是大片的灌木丛,一条小路穿过灌木丛通向海边。靠近公路一端,还有一片很大的湖泊――Okarito Lagoon。

         我们在沙滩边缘下车。沙滩十分开阔,沙粒黑色而柔软,就是有很多石头。一些人在退潮后留下的水洼边忙碌着,可能在打捞或拾拣水产品。天空依然湛蓝,白云很多但不让人沮丧,深灰色的海水泛着白沫猛烈得冲刷着沙滩。就在我们忙着自拍的时候,一大块阴沉的乌云漂到了头顶,毛毛雨瞬间就变成了中雨,打得我们落荒而逃。

         在车里等了一、二十分钟,乌云终于漂过,雨停,太阳公公温暖的目光又照到了我们。回到沙滩,偶然见到一对鸟爸爸鸟妈妈和它们的两个小宝宝,原来它们在这里筑巢,难怪沙滩入口处写着“Fragile sand dunes and nesting birds – please tread carefully”(沙丘易碎,(筑巢的)小鸟脆弱,请小心行走)。它们不会飞,靠着一点保护色,根本就不可能在这个越来越一体化的世界中生存下去。不过我们也不想成为它们的终结者,打个招呼就离开了。一只大鸟突然落在灌木林的枝头,浑身绿色,穿着白背心,有一点点凤凰的气质。回去后咨询旅馆的老大爷才知道,那是wood pigeon(木鸽),旅馆旁边的树丛中也有一只。

         中午回到旅馆,准备午餐。一只麻雀从开着的窗户飞了进来,它先站在窗台上四处张望,然后飞落地板啄食地上的面包屑,发现情况不妙又立刻飞回窗台。它看起来是个常客,对环境很熟悉,我偷偷把窗户关上,它又能找到阳台门出去。

         熬到3点,去Glacier Guides打探消息,又是取消,穿运动制服的MM都有些无奈了。我们赶紧定明天早上9:30那一班,只剩一个座位了。有一个人同时定了今天下午和明天上午的座位,真聪明,如果今天下午成行,她可以取消明天上午的座位,按照Glacier Guides的规定,提前一天取消不用付钱,今天下午不行,明天上午她也有座位。我们没有准备那么充分,就只有定明天中午的座位了。

         这些天由于在厨房里待了不短的时间,我的毛衣已经散发出烧烤的味道了。趁着今天阳光充足,而且时间充裕,赶紧把身上的毛衣脱下来洗了。老大爷也在洗衣房干活,又一起聊了聊,这才知道老大爷不是旅馆主人,只是经理,老奶奶负责前台。旅馆老板开了好几家旅馆,后面还有一家,在Christchurch等地也有。

         老大爷接着说:“前些天我接到一个定房电话,从Auckland打过来的,对方要了一个三人间并加床。”
         “他们想省钱。”我插了一句。
         “有可能。谈完之后,他突然问我,有没有房间服务(room service),诸如提供咖啡、糖、茶等等。”
         “backpacker哪有这些服务啊。”我笑道。
         “是啊。我告诉他,厨房里有一些,可以自己去取,但没有房间服务。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去对面的酒店(hotel)定,不过那里的价格可能是我们的10倍。”
         “然后呢?”
         “那个人想了一下,取消了定房,去定酒店了。”
         “既然要加床肯定是想省钱,为什么还去酒店?”我有些疑惑
         “我也不理解。”

         我们对这种现象不太理解,在我们看来backpacker干净,环境也不错,除了服务需要自助外,和酒店没有大的区别,价钱还便宜很多。就是价格差不多,我们都愿意住backpacker,酒店肯定提供不了这么大的厨房,以及与人交流的机会。不过,有的人可能出公差住惯了酒店,甚至是五星级酒店,自己出来旅游,也习惯性要住同样的环境,但是,对这种情况我们总觉得缺乏一些理性。

         洗完毛衣,我把它晾在后院的吊椅上,正好在阳光下,那个韩国女孩也在晾衣服。

         客厅(也就是餐厅)内放着一家Christchurch旅馆――City Oasis Backpacker的广告,估计是同一个老板的。看到Glow Warm Cottage这样的服务素质,我们觉得Christchurch那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我们肯定要在18日回到Christchurch,于是请老大爷帮我们定房。老大爷欣然同意,同时告诉我们,City Oasis刚刚开业不久,所以比较新。

         我们又开车去Fox Glacier。现在附近但凡有点吸引力的地方,我们都想去看看,打发无聊的时光,而且有过之前去Cook山的“奢侈”经历,这次不用思考就决定了。Fox Glacier和Franz Josef之间全是山路,车速提不上去,不过风景很好,两边全是雨林,看得我们审美疲劳。

         Fox Glacier和Franz Josef一样小,似乎没有什么可看。我们在Visitor Center门口停车,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信息,空手而出。Visitor Center旁边的森林内有萤火虫,但要在晚上才能看到。请Visitor Center的工作人员帮忙定skydive,他也是打电话,结果自然和我一样。

         从Fox Glacier回来的时候,已经下了一会儿小雨,我还在担心毛衣会不会淋湿了,却看到毛衣已经被收到棚子里面,韩国MM的衣服也已经收走了。估计她在收自己衣服的时候,顺手帮我也拿了进来,好人啊。这时候,时间也已经被我们折腾得差不多,又到晚餐时间了。

         老大爷站在院子里和一个胖胖的中国人聊天,我经过的时候,略微停顿了一下,问:“Chinese?”
         “Yes。”他回答道。
         “我也是从中国来的。”我改用中文。
         “哦,是嘛!”他有些兴奋,“我是北京的,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从深圳过来。”我看他要刹不住了,赶紧说:“我们正在吃晚餐,要不进来聊?”
         “好,我一会儿来找你。”

         我们饭还没有吃完,北京人就进来了,我们边吃边聊,吃完再聊,一直聊到半夜,他才依依不舍得离开。北京人从国内过来留学旅游专业,大学毕业后就留在新西兰找工作,现在在Franz Josef的Four Square超市工作,希望能够通过职位晋升获得新西兰身份。他到Franz Josef之后,已经很久没有面对面和大陆人交流了,所以看到我们才如此兴奋。就是他告诉我们新西兰法律不允许阉割动物,所以肉都有股怪味;Franz Josef比Fox还是好一些,因为Fox没有超市;这里虽然小,不过也有小的好处;在本地工作的人都可以免费参加其它公司的活动,像他就参加过全天的冰河徒步以及Heli-hike,都是免费的;冰河越往上走越干净也越好看,Heli-hike看到的最漂亮;Glacier一年没有几天是全晴天,所以Heli-hike经常被取消;他对新西兰人的看法是,很多人很懒,尤其是政府和一些机构,一件很小的事情都可以拖很久,不过做事情公私分明,看到上班打私人电话,关系再好也会炒鱿鱼;他曾经想在华人企业里面找和旅游相关的工作,因为毕业后只要有工作,就可以申请工作签证留在新西兰,但是很多华人企业利用留学生的这种心态牟利,给工作机会不仅不付工资,应聘者还必须支付20万人民币,换句话说,就是以20万的价格向所有华人留学生兜售工作机会以及后面的工作签证机会。唉……
 

   
   
  上一章:一盼天晴

回主页

图片集 留言本 下一章:梦幻冰河行

 

         

Copyright © siss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