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魔戒》里的乐园,风光迤逦,生活安详,虽然不时有各种欲望造成的困扰甚至是灾难,却是我们渴望去追寻的理想乐园。那一方传说中的净土,给了我们无穷的想像。
        追寻梦里的中土乐园,和最爱的人……

10月17日 梦幻冰河行

文:Hawky 
图文来源:www.sissi.com.cn                                                                                                                                                                                               图:Sissi

        晴天!晴天!大晴天!哈!哈!哈!早上醒来,我们就望着外面的蓝天大笑。

       今天一定可以飞,因为9:30,我们亲眼看着第一班人准点出发。

       我又打电话给skydive的公司,终于有人接电话了,结果却是――今天的已经定满了。对方告诉我,他昨天打电话到旅店,因为不知道我的名字,所以始终没有找到人,他也很抱歉。我有些沮丧,不过也不怪他,是我自己考虑不周。

       我们开始收拾行李,退房。老大爷问我是不是打过电话给skydive公司,我说是。他有些懊恼,因为昨天他接到skydive公司的电话后,因为不知道名字,就猜测是另外一个人定的。那个人很晚才回来,看到老大爷留的字条后告诉老大爷弄错了。老大爷始终没有猜到我会要skydive,如果我当初通过老大爷去预定,就不会有这些问题了。老大爷很自责,让我丧失了skydive的机会。我安慰他,这让我们多了一个再来新西兰的理由,老大爷这才好一些。
       我们告诉他们,我们今天要去Heli-hike。老奶奶说他们也参加过,那家公司邀请的,冰河上面真的很漂亮。

       闲暇无事,在旅馆附近转悠。Glow Worm Cottage所在的街区几乎全是旅馆,对面有几家酒店。往里面走,旅馆的价格比Glow Worm Cottage还便宜,而且都打出免费茶、免费SPA的招牌,有一家甚至有免费Internet。路边有一家用大巴改装的网吧,两头全部用石头堵死,即便是违章停车,交警也拖不走了,呵呵。


       公路边有家飞行旅游观光的公司,可以乘坐飞机围着Cook山、Fox Glacier、Franz Josef Glacier上空飞一圈。我们问他什么情况下才起飞,他说天气不好肯定不飞,天气好如果看不到山峰也不飞,因为观光飞行就是看那些山峰,看不着就对不起顾客了,听着很厚道。新西兰旅游有一个特点,大部分风景都是免费的,但是如果一个项目需要付费就会很贵,所以我们都觉得新西兰的旅游公司很黑,不过就Franz Josef这些天的遭遇来看,他们贵得也有一定道理,这么三天才做一天的生意,成本也高啊。

       Sissi眼尖,瞥见Queenstown蹦极的中土人士从前面走过,我赶紧追上去,我们可是同一根绳子上拴过的“战友”啊。中土人来自英格兰,28岁,两年前和未婚妻分手,于是出来周游世界。现在澳大利亚一公司做木工,打几个月工再出来玩几个月。我们很羡慕他的这种洒脱,他说我也很年轻啊(我心里乐开了花),完全可以像他一样放弃工作出来周游世界,还建议我们把房子卖了(我似乎听到房地产商牙齿的声音),甩掉包袱。我听着热血沸腾,但心里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后来和Sissi讨论了几次这个话题,我们不是那种可以放下一切的人,不仅出去久了要想家,而且还担忧未来的生活,后者尤其让我们无法放下包袱。这个话题我们还会继续讨论下去。

       小镇南面有一个比较短的徒步路径,我们利用等待skydive前的一点时间,进去转了转,和其它雨林一样漂亮,我们前两天怎么就没有看到呢。

       十二点,回到Glacier Guides大厅,我开玩笑得问运动制服MM:“这次没有取消了吧?”
       “没有,绝对没有。”MM灿烂得笑道。
       MM问我们能不能阅读英文说明,我们不知道如果不能又怎么样,难道她会慢慢给我们解释?于是我们逞能说可以,MM递给我们一份英文指南。旁边一个韩国人老老实实说No,MM取出一份韩文版递给他,我们只能干瞪眼,也不好意思再索要中文版。

       按照MM和指南的引导,我们穿过马路和树林中的小路,来到树林后面一大块平地,平地上砌了几个直升机的起降平台,这里就是直升机场。树林边有一栋小房子,我们在房内领取雨衣、毛袜、登山鞋、冰爪包(内有冰爪),把换下来的衣服、鞋袜、不带的个人物品留在屋内。然后一个手拿耳机的小伙子走过来把我们十几个人召集在一起,讲解安全说明,诸如上下直升机的时候注意事项,紧跟导游等等。一个MM则在旁边登记我们的体重,这可是触犯了MM的大忌。Sissi猜到和直升机载重有关,不敢虚报。果然,Glacier Guides的小伙子和MM计算了半天,把我们五个人一组,分成四个组,分批上去,Sissi和我排在了第三组。按照昨天运动制服MM的要求,我穿了四层衣服――背心,汗衫,毛衣,抓绒衣,再加上雨衣,站在太阳公公的视线下,我直冒热汗,会不会那个MM搞错了。

       我小心翼翼问MM:“我是不是穿多了些。”
       MM犹豫了一下,“是有些多,今天比较热。”
       我赶紧奔回小屋,把抓绒衣脱下。

       等候片刻,一架直升机从冰河方向飞了下来,略微盘旋就降落在平台上。小伙子带着第一组出发。稍倾,几个男女青年衣装不整的走了过来,或者衣裳敞开,或者就直接穿着低胸背心,估计是上午那班人回来了。

       一个MM看到我们衣着齐整,冲着我们大声说:“你们将要去游泳!”
       我们有些莫名其妙,上面有湖泊吗?
       “什么?”一个MM疑惑得问道。
       “你们将要去游泳,你们将全身湿透!”穿低胸背心的MM再次重复。
       哦,上面很热。我暗自庆幸刚才的明智之举。

       直升机一趟趟往返,终于轮到我们这组。在那个小伙子的带领下,我们排成一列,弓着腰爬上直升机,按照小伙子的安排,Sissi坐在第一排的无敌山景座位,我则坐在第二排的景观位。


       戴上耳机,直升机拔地而起,一个转身,飞向冰河。山谷里幸好没有风,否则又动摇我对skydive的向往。直升机沿冰河向上攀升,远远的,我们看见冰河上有一群人站在那里。但是直升机没有降落,而是继续攀升,一直飞到冰河上端让我们看全景色才掉头飞回人群附近降落。

       一个穿着红T恤、蓝短裤的帅哥上来迎接我们。冰河座落在两山之间,几乎填满了山谷,底下估计有几百米深。和人比起来,冰河十分巨大,我不敢想像那些徒步的人怎么爬上来。一些形态各异的冰柱立在四周,隐隐泛着蓝光,据说这里的蓝冰是一大特色。

       我们和后面一组会合后,在帅哥导游的指导下,把冰爪套在鞋底。我的一个冰爪的尺码与标注不符,导游把他的那双脱下来换给我,他则直接穿着靴子在冰上行走。帅哥去过中国的云南、四川和西藏,不过不幸的是,在从昆明到成都的火车上,钱包被偷了。看来这件事对他打击挺大,因为他后面连说了三次“在去成都的火车上,我的钱包被偷了”,身为成都人的Sissi和成都女婿的我听着有一点点尴尬。

       帅哥先给我们讲解冰河的形成,和资料上说的差不多,同时告诉我们,如果需要拍照,可以找他,然后带领我们出发。我们的路线就是往上爬一截,然后横向走,再兜回来,走一个口字形路线。冰上行走冰不困难,按照导游的教导,上坡用前脚掌的冰爪,下坡用后脚跟的冰爪,就不会打滑了。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几乎每走几步,就要停下来拍照,很快就落后了一大截。蓝天为顶,冰河做底,冰块为墙,冰“雕”为柱,不时有涓涓溪流流淌而下,寥寥数人走在其中,就像童话里的梦幻宫殿一样,真“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美国人的一个武器系统,简称TMD)漂亮。

 

       行至一大冰块前,帅哥主动说他来给大家拍合影,不过为节省时间,大家需要把各自的相机调好,放在他身前。很快,一个数码相机“专柜”就在帅哥的面前搭好了。帅哥举起我们的相机,哇了一声,赞叹镜头真广,我们笑的那个得意。

       路上看到一个大水洼,还有点深度,原来这里真的可以游泳。一个大叔倒光携带的饮用水,灌满冰河水,要尝尝天地之精华。行进路线还会穿过一些冰洞,身处其中,可以对爱斯基摩人的生活有一些皮毛的了解。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走,在帅哥“快点,中国人”的招呼下,我们回到了起点。乘坐直升机回到Franz Josef,又带着梦幻的兴奋开车上路。回头再看冰河,已经有大片的云遮盖过去,我们的运气真好。

       原来和租车行约定的还车时间是今天,所以要赶紧续约。打电话过去,大姐接的电话,她听到我的声音长舒了一口气,但又用责备我昨天为什么不回个电话。原来她不知道汽车最后情况如何,到处打电话找我们,生怕我们出现什么意外。我们虽然被责备,不过还是挺感动的。

       从Franz Josef沿6号公路往北开,初始几十公里还是盘山公路,继而就是草青花香的牧场。经过Ross之后,远远得可以看见海了,还有被海风吹成大背头的树,以及一大片瓦盖头的树林。

       下午5点多,我们进入Greymouth。Greymouth是西海岸最大的城市,本身没有什么景色可看,不过作为西岸地区的交通枢纽,高山火车以及长途汽车都从此地经过。穿过Greymouth,继续沿6号公路北行。公路基本上挨着海边延伸,海里几座孤悬的岩石,远处似乎袅袅升起的雾气,霞光下一道道爬至面前的波浪,恍若天之崖海之角。

       越过一道道山坎,穿过一个个村庄,我们终于在傍晚时分到达Punakaiki,这里的Pancake Rocks比较出名,是租车行老板推荐的。

       按照BBH手册的介绍,我们投宿Beach Backpacker,这里号称距离pancake岩石只有三百米。不过等我们到达旅馆才知道,这个三百米是对“铁掌水上漂”而言的,呵呵。旅馆接待处坐着一个十多岁模样十分清纯的小姑娘,将我们安排在院子里一个单独的小屋内。小屋正对着大海,不过在这寒冷的“冬天”,还是门窗紧闭为妙。厨房、客厅、洗手间公用设施都在旁边一座两层小楼内,二楼也有几间客房。


       安顿好之后,我们驱车往回开,前往pancake岩石。Pancake岩石入口就在visitor center的对面。Pancake岩石公园大部分地方长满了灌木丛和树林,一条小路环绕公园。行至海边,先看到几座礁石立在海中,但一点也不像层叠饼。再往前走,看到远处一阵阵的冒出白烟,难道灌木丛着火了?继而是雷鸣声传入耳中,以及扑面而来的水雾,原来是惊涛拍岸而起的水汽。走近,看到岩石下面有一个狭窄的洞穴,海浪涌入洞穴,受阻,遂从上方开敞处喷出。

       附近海边有一大片层层叠叠的岩石,就是它了,pancake岩石。2千5百万年前,海底的泥沙在压力的作用下成为石灰岩,同时一些矿物质在各层石灰岩间形成泥岩接缝;5百万年前,由于地壳运动海底石灰岩开始上升;12万5千年前,岩石上升到海滩高度;在过去的10万年间,石灰岩上升到海面以上,也就是现在的高度;海水、大雨和海风对石灰岩和泥岩侵蚀与风化,其中泥岩被侵蚀得更厉害,于是形成了现成的pancake模样。
      Pancake岩石群中有一个大洞,下面是一条直通大海的隧道,就像前面看到的烟雾一样,在海浪的冲击下,这里也会升起水雾,有时候甚至有浪花飞出,这就是我们想要的。


       大洞旁,一个人拿着胶片单反相机已经占据了一个有利地形,我们往旁边一站,占据第二有利地形。紧接着,一个扛着尼康F5胶片单反相机和捷信三角架的人也加入了我们的“圈地”运动。后来者在等待浪花的同时,捎带拍些夕阳,而且调整机身的手法很是娴熟,加上他那套装备,一定是“大师”级的人物。大部分时间,从洞穴里喷出的只是水雾,偶尔有些小浪花,大浪花比较少见但也是我们三队人马着重要拍的。浪花大小完全无法预见,稍一走神就错过了,如果自己没有拍到,被其他两个人拍到就更显遗憾,所以大家都比较紧张,但又不能表现出来。第一个人的相机放在胸前,镜头和视线始终对着洞穴。Sissi侧着身和我聊天,相机架在左臂上,镜头朝着洞穴,右手食指始终半按快门处于对焦状态,我则盯着洞穴。大师最舒服了,相机架在三角架上,右手按住快门,眼睛则在欣赏落日。当听到我的提醒后,大师和第一个人只是“啪”按一下,Sissi的相机却“啪啪啪…”像机关枪一样连拍数张。我们等得有些不耐烦,也拍拍夕阳,这时一个大浪过来,Sissi头也不转,手一挥,“啪啪啪…”又是好几张。如此几次,大师估计受到强烈的刺激,也玩了一次连拍――两张,然后慢悠悠的走开了。Sissi的手被风完全吹僵了,看着夕阳落到云层以下,我们坚持了一会儿,也离开这里去公园其它地方继续转悠。大师看到我们离开,又扛着相机回到那个位置。

       回到旅馆,我惊讶得看到第一个拿胶片单反的人也住在这里。他是瑞士人,一个人出来玩,买了张城际快车的套票四处转,之前在Christchurch住了两周(真是奢侈啊),今天刚到Punakaiki。

       Punakaiki很小,没有什么商业设施,我们都没有看到超市。在接待处向小姑娘买了包泡面(价格居然和超市一样),加上之前剩下的食物,简单解决了晚餐。

       晚上看到一个男孩和两个女孩在院子里SPA,也就是泡澡,这才是SPA真正的魅力所在!

       我们回到屋里收拾东西,因为明天要还车,所以东西不能再东一堆、西一堆扔在车里了。我们从沿途的visitor center、旅馆等地方拿了很多资料,准备带回国内。在国内做计划的时候,我们一直被资料的匮乏所困扰。我们回去后,将把这些资料放到网上,给其他朋友做个参考。
 

   
   
  上一章:在盼天晴

回主页

图片集 留言本 下一章:穿越南阿尔卑斯

 

         

Copyright © siss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