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魔戒》里的乐园,风光迤逦,生活安详,虽然不时有各种欲望造成的困扰甚至是灾难,却是我们渴望去追寻的理想乐园。那一方传说中的净土,给了我们无穷的想像。
        追寻梦里的中土乐园,和最爱的人……

10月18日 穿越南阿尔卑斯

文:Hawky 
图文来源:www.sissi.com.cn                                                                                                                                                                                               图:Sissi

        早上在院子里转了转,9点多启程。我们先到pancake岩石公园,看能不能拍到些比昨天傍晚更好的照片,结果在门口又遇到了瑞士人。他告诉我们,他去visitor center询问了今天早上潮汐的时间是8:35,我们都晚了。哦,浪花和潮汐有关,我们之前都没有想到。

        瑞士人也是今天离开,他在visitor center等大巴去Greymouth。瑞士人本来还带了个睡袋,结果发现为了每天省几块钱(在backpacker住宿,如果自带睡袋会有几块钱优惠)背着个睡袋很不划算,于是刚刚把它寄回去了。我们向瑞士人介绍了我们所经过的地方,尤其是Franz Josef的Glow Worm Cottage和冰河,瑞士人对价格比较感兴趣,不过听到冰河的情景没什么反映,我恍然大悟,人家就生活在阿尔卑斯山下,什么样的冰、雪没见过啊。

        我们进公园看了一眼,pancake那里果然没有什么大浪了。在公园的林间小路上,看到一个人端着相机蹑手蹑脚跟在一只鸟后面,难道是kiwi?听到这个词,我们一下子兴奋起来,Sissi端着相机迎面截住那只鸟,才拍了一张,它就一头钻进灌木丛不出来了。Sissi为自己的鲁莽导致后面那个小伙子空手而回十分内疚,正当她说“对不起”的时候,小伙子说“没关系,那不是kiwi”。

        开车沿6号公路往南也就是往回开,穿过Greymouth,在Kumara Junction转上73号公路。开始我们只是在开阔的牧场间穿行,我们对牧场已经严重审美疲劳,所以提不起精神。

        后来进入狭窄的山谷,雪山、大片的树林和灌木林、河流、广阔的河滩、湖泊还有铁轨一一闪现眼前,这才不愧是旅游书上推荐的南阿尔卑斯山路线。有一截路公路和铁路并排而行,铁路连接着东部的Christchurch和西部的Greymouth。在一条山路上,一只大鸭子带着一队小鸭子大摇大摆过马路,本着“保护”弱势群体的原则,我们老远就停车静候。随着愈来愈接近Christchurch,周遭环境又变成了大片的牧场,还有巨大的洒水机。
 


        Sissi捧着地图,指引我穿越Christchurch城,几经周折,终于在5点下班前找到Scotties租车行。租车行里有4个人,上次来的时候是周日,只有Keri一个人在值班。Keri老公也在租车行里工作,Keri看到我们手上的钻戒后含情脉脉得盯着老公,她老公赶紧把话题岔开。

        因为我们明天还要去机场,Keri建议我们续租到明天上午,价格可以优惠。Keri给我们画了个地图,让我们明天把车停在机场附近的一个停车场,不要锁车,钥匙放在指定地方,他们有空就会去取。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不过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对于保险费,我们有些疑惑,仔细询问才明白,额外的保险费只是降低不计免赔额而已,没有其它的作用,这样说起来,没有什么必要去买。只要不在Auckland、Christchurch等新西兰大城市里面开车,要撞个人或车还是很难的。

        Keri的老公还告诉我们,在新西兰如果旅游者发生意外事故(包括车祸),新西兰政府会像对待本国人民一样对待,支付所有费用,因为我们付了GST税,新西兰政府有这个义务。我曾经听朋友说起,他姑姑在新西兰出车祸,新西兰政府不仅出动了直升机,而且花费了上百万医疗费用去抢救。这种事情放在国内,就只有找一个有支付能力的替罪羊了。

        看到刷卡金额,我们才知道之前说的$45/天的价格没有包含GST税,加税之后的价格是$50.625。我们之前稀里糊涂付了钱,居然都没有弄清楚价格。这一点要批评租车行,GST税是不可能少的,分开报价没有任何意义,放在国内就是误导嫌疑。不过总的来说,这个价格还是不错。
        还有一个我们至今没有弄明白的就是计价时段,这个时间段是按照租车时长还是自然日计算。如果按照时长,头天晚上就不算免费优惠了;如果按照自然日,最后一天必须要5点前归还又有些不合理,没有满一天。
        最后是验车。Keri看到了前保险杠的擦痕,问她老公如何处理。鉴于前面交谈甚欢,Keri老公大手一挥,算了。我也就没有使出杀手锏――Keri当初的承诺。

        告别租车行,在Sissi加地图的指挥下,东转西转,终于在一条僻静的街道里找到了City Oasis Backpacker。旅馆布局和Glow Worm Cottage有些类似,一圈房子围成一个大院。接待处大门晚上会锁上,所有人员要凭密码从厨房后门进出。

        我们又开车去超市买点食物,然后利用傍晚最后的一点阳光上街逛了一圈,同时在一家酒水专营店买了瓶葡萄酒。一个喜欢葡萄酒的同事曾经和我聊起出产著名葡萄酒的国家,新西兰是其中之一,我以前一直以为只有法国才有好葡萄酒。所以作为回报,准备买一瓶送给他。在Glow Worm Cottage的时候,我询问过老大爷如何挑选好葡萄酒,他告诉了我一些葡萄酒类型。但是在店里面,我们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价格远没有想像中的贵,按照价格评判商品品质的方式完全不适用。最后,依照老大爷的几个关键词以及营业员的推荐,买了一瓶,24新西兰元。听朋友说,国内好一些的葡萄酒要卖几百块钱,对比之下,还是新西兰酒商厚道一些。

 

   
   
  上一章:梦幻冰河行

回主页

图片集 留言本 下一章:回到心中的中土

 

         

Copyright © siss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