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日,出师不利(香港-莫斯科-斯德哥尔摩)

图/文: Hawky&Sissi
来源:www.sissi.com.cn

        此次出行我们选择的是俄罗斯航空,起飞,转机时间和价格都是最优选择。由于马航飞机在乌克兰上空被亲击落,所以大家听说我们要乘坐俄航,都带着奇怪的表情发出同情的声音,“俄罗斯航空安全吗?从俄罗斯上空飞行危险吗?”当大家看到我们这段文字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写游记的时候可以轻松调侃,实际马航失事时,我们也是非常紧张,第一时间在地球仪上查看了航班的飞行线路,这才放下心来。)

        出发前两天最让我头痛的是如何把尨尨和他同伴的球杆带到码头,的士装不下,家里的车能装下,但我又不可能把车放在码头停18天。最后走的前一天晚上先把球杆送到码头寄存,这才搞定。

        这次选择从蛇口走本是基于出行的需要,但巧合的是,十年前我们就是从蛇口码头启程经香港海天码头前往雅典。十年后,蛇口码头还是那个蛇口码头,但香港海天码头已经“全新装修”。故地重游,我给尨尨一一指点当年海天码头的样子:行李传送带原来是在这里,check-in柜台以前没有这么多,位置当时在那里……

        一如即往,Sissi已经提前一天在网上check-in,所以只需把行李交给柜台即可。


出发


        以前没有乘坐过俄罗斯航空,俄罗斯的产品和服务通常给我们的古老印象是傻大粗。但有个朋友去过俄罗斯后向我们大赞俄罗斯姑娘身材高挑,气质出众,所以我们也很好奇,在空妈日渐普及的航空界,俄罗斯航空会否带来一些惊喜^_^

        俄航在飞机上播放的宣传片和安全录像很像时装大片,演员的样貌和身材就不说了,用光和镜头的角度还有一些桥段都绝不是我们之前在飞机上见过的,其中有一个片段:一位男性乘客在飞机即将起飞时还在打手机,空姐走到他旁边,朱唇不启,媚眼轻挑,男子就像中了魔咒一样,乖乖地收起手机。

        宣传片就是宣传片。我们这个航班上看不出哪个空姐特别出众,只有一个长得还可以,但是态度有些冷淡。俄航的广播以俄、英、中三国语言播报,普通话版本我可以听懂“谢谢您的……”。

        尨尨和他的小伙伴猷猷坐一起,没有和我们坐一排,全程要喝什么饮料,吃什么食物,都是自己和空姐沟通,当然用的不是普通话。出乎意料的是,飞机餐虽然算不上丰盛,但挺符合我们的口味。尨尨吃完一份鱼肉饭,还想再要一份,被那位“还可以”空姐果断地拒绝了,尨尨的魅力值还是太低了。另外的“不还可以”空姐态度就好很多。

        从香港飞莫斯科的航班晚点一个小时才起飞,最后晚点半个小时(当地时间5:30PM)到达莫斯科机场Terminal F。原来留给我们转机的时间是两小时,现在只剩下一个半小时。下一程飞机在Terminal D,别看只隔了一个“E”,但据说距离很远很远,以前有朋友因此误机。再除去关闭舱门前预留的时间,加上转机过关手续,我们的时间相当紧。墨菲说过,你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国际转机要过移民局窗口,检查机票和护照,排队的人大约有二三十个。两个查验窗口,一个大概看一下机票和护照就放行了,前后只要不到10秒钟,我们也想不出他们要发现什么问题,这里又不入境。但另一个窗口就是一个奇葩,反复看护照、签证(不是俄罗斯签证)、机票、电脑,然后思索一下,也不问问题,就是自己思索,他(她)是谁,他(她)从哪里来,他(她)往哪里去,放行一个人可以用去一分钟甚至更久,我们在后面看着手表急地直跺脚。猷猷妈妈为了让他快点放行,主动说我们只是转机去斯德哥尔摩,那人马上问了一串问题,那英语没人能听懂,结果耽误更多时间。我们6:00PM才通过检查关口和安检。墙壁上的指引写着,从Terminal F到Terminal D需要至少70分钟,口口口口口口,我们不停地问候那个移民局的思考者。F到D在字母表上只隔了E,但在莫斯科机场,它们却在世界的两端。之所以距离这么遥远,因为整个候机大楼呈U字形,很长的U,它们分别在U的两头。我们生怕误机,一路小跑,偏偏Terminal F那一段走道十分狭窄,两侧都被商店占据着,我们不得不不停避让。靠,俄罗斯不是地广人稀吗,怎么不把这路修宽点。

        气喘吁吁中,终于赶到了我们的登机口,花了15分钟,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这个“至少70分钟”是怎么估算的?估计加上了沿途逛商店的时间。“箱子呢?”猷猷爸爸突然问。找了一圈才发现箱子被落在了安检口,走得时候太匆忙没拿(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匆忙,自己“思索”),这时候再回去取肯定来不及,只能另外想办法了,顺便继续问候思考者。

        第二程比较顺利,出关也没有遇到阻碍,没有美女空姐,没有奇葩检查官员。


到达斯德哥尔摩


        斯德哥尔摩机场所有的租车店都不在机场候机大楼,而是附近一个叫“Rental Car”的地方,乘坐四路免费巴士可以到。Sissi已经在Hertz官网上预定了沃尔沃V60旅行车,因为我们的行李比较大,必须要这种后备箱比较大的车才行。Sissi预定的价格是五千多,但是Hertz的小伙子跟我们说要六千多,我没反应过来,还在OK、OK的时候,Sissi已经质疑怎么涨价了。小伙子查了一下,说我们来早了,如果8点以前租车就要多算一天。其实这时离8点只差2分钟,我们就在柜台前坐了几分钟才继续租车。租车时间改成8点后,价格就变成了五千多。还车时间是17日的8:30PM之前,说是留了半个小时的还车时间。不过等车钥匙送过来已经是8点20。

        我们询问了一下保险的事情。标准的保险有5000SEK的不计免赔,也就是说,出险后我们要支付5000SEK以内的赔偿,超出5000SEK的部分才由保险公司负责。如果要零免赔就需要多支付1700SEK的保险金,一块钱的保费只换来三块钱的保险金额,不划算,而且挪威、瑞典车少人稀,山路虽然难开,不过小心驾驶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我们没有额外加买保险。


租车公司距机场大概10分钟车程,可以乘坐机场的免费shuttle前往


        汽车上有两个坑,在租车单上已经有了说明。为避免以后的纠纷,我们又仔细检查了外观,发觉还有一些擦痕。找来工作人员,对方查看了电脑后,说电脑的照片里已经包括这些擦痕,不会追究我们的责任。基于对瑞典人民的信任,我们也没有他要求在租车单中添加说明。

        终于可以开车了,我心里很是激动,只是,只是,这车怎么没有钥匙孔?摸索半天,把遥控器插入一个方形的孔,按了一下启动按钮,通电了。再按一下,该听见发动机声音了吧,电却没了。我们一下子傻眼了,高科技啊!再按,一样结果。我很想说一句“start engine”,忍住了。又去找工作人员教我们如何点火,如何打开油箱盖,设置菜单语言,但忘记问如何开车灯。


办理完租车手续,已是晚上9点;开阔的停车场,习习晚风中,第一眼北欧的夕阳


        来瑞典之前,我们已经把所有地址都输入了GPS,于是跟随GPS的指引奔向斯德哥尔摩。斯德哥尔摩由几座小岛组成,故有北欧的威尼斯之称,但是没有威尼斯的那种人文景致和闲散气氛,河道更像是交通设施而不是画中美景。我们按照GPS的指引,遇路行路,遇河过桥,一路也还顺畅。最后再走两公里跨过一座桥就能抵达住处,我们突然被一块“道路正在施工”的牌子给挡住,过不去了。我们订的公寓就在河对面距河岸不远的地方,看似触手可及却无路可走。周围有好几家酒吧,斯德哥尔摩人的夜生活已经开始,但是我们完全没有心情看个仔细。我们往远处开了一段距离,想强迫GPS重新选路,但我们两辆车的GPS都固执地指向原路,真是没脑子的GPS。我们手边没有此处的地图,也没有本地SIM卡这样可以查google地图。向多个路人求助以及猜测研究仅有的地图之后,我们知道唯一的选择是绕道北边的一座桥。在GPS输入那座桥附近的地名,这才诱导GPS给我们规划了一条新路。但是过了那座桥后,在多个多路口的考验中,我们没有看懂地图指示,走错了,两辆车也走散了。顺便说一句,本地人开车都比较快,我们根本没办法减速仔细琢磨,这是我在欧洲开车的一个阴影。就怎样重新兜了一大圈后,才到达租住的公寓。楼下有停车位,指示牌说白天收费,晚上免费。不过猷猷爸爸告知,周末全天免费。在指示牌上看不到这些说明,可能是通行做法吧。既然免费就意味着车位很少,我转了差不多20分钟才停好车。

        我们住的地方只有一间房,两张单人床,和一个会变形的沙发床,但包括一个小型的开放式厨房。厨房,在物价飞上天的北欧可是个省钱利器。此时虽然已是十一点(记得我们几点离开Hertz的吗?八点半),但天空依然有亮色,亮的夜空……没有星星。


驱车前往斯德哥尔摩市区



斯德哥尔摩的夜色



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共账号(ourstory2000)第一时间获取更新信息


 
   
    目录 留言 图片集 旅行·记(更多游记) 后一章

Copyright © siss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