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 can make it there, I will make it anywhere."
 因为这句话,决定去纽约... ...

Day1:2010年12月16日
图文来源:www.sissi.com.cn    
         从旧金山到纽约,飞行时间约为5小时。舍不得将美好的光景浪费在飞机上,选择了夜航。天空泛出鱼肚白时,用羽绒服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我,哈着气,拖起拉杆箱,乘上驰往曼哈顿的火车。

        火车门将初冬的寒冷关在身后。车厢内稍显拥挤,80%的人有着极其相似的装束:梳理得服帖的头发,内着平整的西装,外套呢大衣,身边放着公文包。看样子是前往曼哈顿的上班族。 比起欧洲人那种嘴角上扬,安稳平和的表情,他们似乎要冷漠一些。还有些不同肤色的人,穿着皮草或是色彩艳丽的外套,夸张,但是不注目。车厢中的每个人都自顾自的低头读着报纸,闭目听着音乐或是对着窗外若有所失 ,还有什么让他们觉得惊奇呢!连我自己都没有感叹。就要到纽约了,心跳没有加快1/60,手心也没有微微冒汗,竟然不激动?结冰的湖面和发光的芦苇在车窗中一一闪过,在这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工作日,我混在人群中,开始了纽约之行。

        在Penn车站下车转乘地铁。 纽约地铁已有百年历史,地铁线加起来比世界上任何城市的都要长,达到722英里(约合1162公里),包括25条线路500个站点,每天运载450万人来往于纽约市5大区,繁忙程度排列世界第四名。在好莱坞的剧集中早已领略过纽约地铁的场景,还依稀记得一些主角在地铁中依依惜别,于地铁门关上瞬间的回眸眼神。可若是踏进地铁站,真的无法把它和大都会这个词联系起来。多数站台都很狭小,设施老旧,灯光昏暗。买了7天的pass 27刀(2011年已经涨价)。去地铁等公共交通发达的地方旅行,不限次数的pass是最省钱的选择。可是事后证明,这个tips对于此次纽约之行不太适用,这是后话。

        先到酒店寄存了行李,稍作整理并拿了免费地图,出门! 之前没有制定详细的旅行计划,今天的行程到地铁上研究了地图再决定吧。

        初冬的纽约,寒风刺骨,光线很清透 ,步行到B线86街站的途中,一路树影斑驳。


隔街遥望中央公园,犹豫3秒后,决定不进去,明天再来
 

地铁站很有岁月感(其实我是想说好乱。因为同样是年代久远,慕尼黑的地铁站看起来就要清爽很多,而这里……站台上正在漏水)

 

42时代广场站钻出来,一抬头,发现已经身处钢筋水泥的森林,闪耀的玻璃幕墙晃得眼睛有点睁不开。都说在自然面前,人类非常渺小。站在曼哈顿,仰望林立的高楼,和楼间隙间狭长的天空,第一次觉得城市也让人感觉渺小。

        请路人甲,乙帮忙拍照,画面中均无焦点,就不贴图了。今天的目的没有时代广场,暂节约下找路人丙的精力。步行到44街的Majestic Theatre看看《歌剧魅影》的演出安排,除周六有下午场(据说演出的质量逊于晚场)外,其余都是晚上八点开演。不止1个人提醒我不要太晚坐地铁,在街上走… …还是等我观察下纽约的治安情况再做打算吧。 于是跳上5路地铁,瞻仰自由女神去。

去自由女神所在的自由岛需要到炮台公园搭乘轮渡,

这是专门给我的小宝拍的小松鼠:)

这里的小动物真的是一点不怯生。天上飞的,树上爬的和地上走的玩到了一块。

游轮开往自由岛,远处是曼哈顿美丽的天际线


孜孜不倦的请同船的甲乙丙丁游客帮我拍照,终于有了清楚的。

距离自由女神越来越近,很激动!

游客们纷纷走上顶楼的甲板,不顾凛冽寒风,咔嚓声一片。轮渡绕着自由女神转了半圈,于是我们有机会从不同角度瞻仰这美国的象征。

        没有光线也没有了拍照的兴趣,加上太冷(拿着相机的手一会就冻僵了),来一张到此一游赶紧 收拾好相机,哈手取暖。

        与帮我拍照的老夫妇闲聊。”we are from UK!“女士说,然后赶紧补充一句”UK,not England!"所以确切的说他们是来自大不列颠王国(虽然中文翻译为英国)。听闻我是一个人来旅行,送给我“brave”这个词。谢过之后心中暗想:”儿子早就能打酱油,若是出来还非得让人陪着,就有点说不过去哈。“老先生还去过云南,清迈,于是有了很多共同话题,一路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自由岛

自由岛可以看到对面曼哈顿林立的高楼(我又不在焦点上:(

        自由女神是法国在1876年赠送给美国独立100周年的礼物。重45万磅,高46米,底座高45米,其全称为“自由女神铜像国家纪念碑”,正式名称是“照耀世界的自由女神”,表达着美国人民争取民主、向往自由的理想(以上内容来自wiki)。这个手持火炬,身穿长袍 ,神色刚毅的女子,是我心目中的美国icon。

    雕像花岗岩构筑的神像基座上,镌刻着Emma Lazarus的诗,正好为这自由精神添上注解。
The New Colossus 

Not like the brazen giant of Greek fame,

With conquering limbs astride from land to land;

Here at our sea-washed, sunset gates shall stand

A mighty woman with a torch, whose flame

Is the imprisoned lightning, and her name

Mother of Exiles. From her beacon-hand

Glows world-wide welcome; her mild eyes command

The air-bridged harbor that twin cities frame.

"Keep ancient lands, your storied pomp!" cries she

With silent lips. "Give me your tired, your poor,

Your huddled masses yearning to breathe free,

The wretched refuse of your teeming shore.

Send these, the homeless, tempest-tost to me,

I lift my lamp beside the golden door!"

 
绕自由岛转了一圈,见到这个观光望远镜。它们像不像微笑着的一家子?左前方那个睫毛还特别长。

        自由岛的对面是爱丽丝岛, 它可以说是19世纪末期开始,每一位要入境美国新大陆移民的必经站,尤其是在1892年至1954年的60年移民潮期间,曾有超过1千2百万的移民抵达此地,在尖峰期间,每天均有5000人在这个移民大厅等待移民官的询问和检疫。遥想当年满怀希望与寻找自由与机会的移民群,一旦未通过身体健康检疫,就得面临被遣返回国的悲惨命运,使得爱丽丝岛对移民而言,是仅有一线之隔的“希望之岛”与“眼泪之岛”。

YY一下岛上的海鸥正在遥想故乡

岛上的移民博物馆免费开放,展出美国移民的历史文物。

不同年代移民的来源和数量,远处的高柱子中有几根是中国。

 

       美国国徽上镌刻着“E Pluibus Unum”,中文意思是“合众为一”,它意味着美国核心价值观之一的“宽容”。美国人基本是移民或移民的后代,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肤色,信仰不同的宗教,在欧洲移民与印第安人,新教徒与天主教移民,白人与黑人移民之间,曾经有过巨大的冲突,最后,“只有一个全民性的宽容的原则才能把国家作为一个民主实体团结起来(《这才是美国》)”。由于宽容,美国才成为一个多元化的国家,并不断强大。时至今日,移民也是美国科技发展的动力之一(数数硅谷有多少亚裔)。

        回到炮台公园,四处走走。

贩卖纪念品的小摊。

炮台公园南端,刻满了二战阵亡的4601个士兵姓名,军阶和州别的East Coast Memorial,坐向自由女神方向,庄严肃穆。身后这座富庶强胜的城市用这种方式铭记前人的浴血奋斗。

从炮台公园一直走过华尔街,911遗址。

树枝以天空和城市为背景画出一幅初冬的素描

Broadway上的英雄峡谷(Canyon of Heros)

不到5点,已是夜色降临,华灯初上,这花,好温暖… ….

地铁艺人

        想象着时代广场的的灯火,拖着实在已经迈不动的双腿,乘地铁回到酒店。摊开地图,规划第二天的行程。

 

 
   
 

Index

回主页

图片集 留言本 下一章:Day2

 

Copyright © siss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